联创股份高管再提减持计划被指违反承诺
时间:2019-12-21 14:46 来源:百观网

  原标题:联创股份高管再提减持计划被指违反承诺 董事长曾因违规减持遭立案调查

  来源:华夏时报网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李继远 济南报道

  全年只歇三个月,这是山东淄博上市公司联创股份高管减持股份的节奏。

  12月7日、17日、19日,联创股份接连发布三份预披露公告,公告称公司董事、高管邵秀英、王蔚以及董事会秘书胡安智均计划通过集中竞价的形式进行减持。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3月份,联创股份曾发布公告称多名董事承诺取消减持计划,此次在年内再次发布减持计划明显违反了不减持承诺。

  《华夏时报》记者还注意到,除了4月、5月和8月份外,2019年的其他九个月份联创股份高管都进行了减持。作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实际控制人和董事长的李洪国也是减持最为凶猛的,今年以来已减持1295.79万股,套现约7127万元。其曾在2016年股价高位时更是一把减持2000多万股,套现6.19亿元。

  高管们一年内轮番接力减持背后,联创股份到底怎么了?

  再提减持计划违背承诺

  19日晚间,联创股份发布公告称,副董事长邵秀英拟计划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股份累计不超过827.59万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0.70%。

  这也是近期联创股份发布的第三份减持预披露公告,之前的12月17日,公司董事、高管王蔚也拟计划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股份累计不超过366.85万股。10天之前即12月7日,公司董秘胡安智也表示要进行减持。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今年的3月4日,联创股份曾发布一份《关于公司全体非独立董事及持股 5%以上股东承诺的公告 》,在这份公告中,作为董事、高管的王蔚明确对于减持股份做出承诺。承诺写到“王蔚先生承诺:自2019年3月4日至2019年12月31日,不再提出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股份的减持计划。 ”

  而王蔚此次再次提出拟通过集中竞价形式进行减持的时间是12月17日,在承诺期限内再次提出减持计划,王蔚此举是否违反承诺?

  “根据公司之前公告表述,王蔚此次提出减持计划还是在之前不减持承诺的承诺期限内的,显然违反了承诺。”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许峰律师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不过,邵秀英与胡安智的减持计划并不违反承诺,因为在3月份的承诺中,两人的承诺与王蔚的表述有所不同。其中,“绍秀英女士承诺:自 2019 年 3 月 4 日起 6 个月内,不以任何形式主动减持公司股份。” “胡安智先生承诺:自 2019 年 3 月 4 日至 2019 年 12 月 31 日,不以任何形式减持公司股份。 ”

  从公告披露的内容看,邵秀英与胡安智的减持股份的行动开始日期都将跨入2020年。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除了4、5、8月份外,联创股份高管在9个月的时间里轮番接力减持。其中,作为控股股东、董事长李洪国的减持最为凶猛,今年以来已减持1295.79万股,套现约7127万元。

  此外,作为公司副董事长邵秀英的减持也颇为密集。《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邵秀英在1、9、10月份密集减持963.84万股,累计套现约3800多万元。

  此次提出减持计划,邵秀英与王蔚的减持目的均是归还证券公司股票质押融资借款。Wind资讯显示,公司控股股东李洪国的质押比例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数的99.85%,邵秀英的质押比例为84.05%,十大股东中其他股东的质押比例均为100%。

  作为联创股份的控股股东和董事长的李洪国也是减持力度最大的。2016年10月份,李洪国一把减持2000多万股,一次性套现6.18亿元。

  今年11月份,李洪国还因为违规减持,遭到证监会的立案调查。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显示,李洪国遭立案调查,是因为其涉嫌违法违规减持“联创股份”及未按规定披露。

  12亿商誉悬顶、业绩下滑

  高管们堪称“拖拉机”式的频繁减持除了归还质押借款外,是否与其糟糕的业绩表现和风险有关呢?

  联创股份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营业收入27.71亿元,同比增加8.92%,归母净利润1.28亿元,同比下降19.98%。公司账面货币资金2.36亿元,短期借款2.43亿元,应付账款和其他应付款分别为9.6亿元和8.04亿元,资产负债率进一步上升至48.81%。

  此外,联创股份还有巨额的应收账款在身。三季度财报显示,联创股份应收账款约22亿元,占总资产的43.9%,相比半年报披露的数据又增家了2亿元。

  联创股份原来的主营业务是聚氨酯硬泡组合聚醚的生产销售,之后联创股份耗资四五十亿收购多家公司跨界转型进入互联网广告营销行业。

  2015年3月,联创股份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收购上海新合,交易作价12.2亿元,溢价率高达1507%。上海新合承诺,2015年、2016年和2017年度归母净利润不低于1亿元、1.3亿元和1.5亿元。

  随后,公司又分别以10.1亿元和7.2亿元的价格收购上海激创和上海麟动100%股权,溢价率分别为1355%和3493%。联创股份在2017年和2018年分两步收购上海鳌投100%的股权。上海激创、上海麟动和上海鳌投分别承诺累计归母净利润不低于2.67亿元、2.25亿元和5.45亿元。收购完成后,联创股份累计共积攒了32.7亿元的商誉。

  不过,2018年联创股份对上述四家公司计提了商誉减值损失高达20.7亿元,这直接导致联创股份2018年净利润巨亏近20亿元,同比暴跌525.89%。

  即便是计提了20.7亿元的商誉减值损失,联创股份仍然还有剩余的商誉金额12亿元。

  股价大幅下滑、股权高比例质押、12亿元的商誉减值风险,业绩持续向下的联创股份还能扛得住吗?近日,《华夏时报》记者向联创股份公开邮箱发去采访邮件,截至记者发稿,并未获得任何回复。

 

图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7天之内及时处理.

新闻排行榜
大家都在看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 监督管理 运营单位:北京思圆行方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11-2020 百姓观察网. 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禁止转载具有版权的文章